当前位置:主页 > 济南妈妈网 >

济南妈妈网

济南:女儿遭遇车祸昏迷 母亲一刻也没离开重症监护室

发布日期:2022-01-29 08:5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一周前,德州人刘英新15岁的女儿玮玮在济南文化东路山师北门附近遭遇交通事故,脑部受伤,牵动了不少市民的心。一周过去了,玮玮依旧深度昏迷没有自主呼吸。刘英新夫妇就把家安在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外,除了出去筹集救命钱,一刻也不舍得离开重症监护室里的女儿。夫妇俩承受着心疼孩子和为钱所困的双重煎熬。

  记忆中,玮玮从没有这么“安静”。这个15岁的女孩在父母印象中很活泼、多才多艺,但此刻却躺在病床上,连自主呼吸都无法完成。一周前的10月9日,刘英新15岁的女儿玮玮在济南遭遇交通事故,脑部受伤。

  “她下了公交车看到了老师,老师也看到了她,都快走到马路对面了却出了事儿。”刘英新说,车祸彻底摧毁了一家人的精神支柱。整整7天,刘英新只感到漫长、煎熬,不忍心去看病床上的女儿,可是整夜整夜地睡不着,刚过了零点,就一遍遍看着时间,等待凌晨5点探视时间的到来。

  “她非常善良活泼,心里充满了浪漫想法。”刘英新说,在很小的时候玮玮就学习舞蹈,一次偶然的机会被德州当地京剧团的一个老师发现,觉得是个好苗子,身段、音质、音高都适合学京剧,刚好国家又扶持京剧发展,就建议玮玮跟着学京剧。

  从那个时候起,玮玮就开始了比同龄人更加繁忙的学习生活。白天要在学校学文化课,晚上小朋友都休息了,她还要去培训班练习京剧基本功。“孩子非常执着,学京剧这么多年每天起早贪黑踢腿练身段、喊嗓子,从来没对我们喊过苦。”玮玮母亲杜女士说着,大颗大颗的眼泪从脸上滑落。

  2012年7月份,玮玮才11岁就考中了山艺的京剧专业六年中专班。当时,玮玮才上小学五年级,担心孩子在济南无法自理生活,杜女士来到济南陪读,并在一家物业公司找了份保洁工作。刘英新则在淄博一家酵母公司从事销售工作,一家人开始了聚少离多的生活。

  “也就春节、国庆几个大节日一家三口能在一起多聚上几天。”刘英新说,他一月有4天的休息时间,除去在路上以及回德州老家看父母的时间,每个月一家三口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也只有两天。一家人虽然辛苦但却充实,玮玮在学校的表现也深得老师欣赏。

  “今年已经是中专第五年了,明年就可以毕业,到时可以直接参加工作,也可以报考戏剧学院继续深造。”刘英新说,他们夫妇已经想好了,要让玮玮继续报考大学,为此,玮玮在学习京剧专业的同时,也在积极地复习文化课。杜女士还专门为女儿找了一个老师辅导功课。没想到的是,10月9日上午,玮玮正是在去找老师辅导功课时在山师门口遭遇了车祸。

  早上5点,是探视时间,刘英新和妻子有一小时的时间去看女儿。刘英新说,从心里说,他和妻子都害怕这个时间的到来,害怕看到女儿原本高挑的身躯躺在病床上显得弱小的模样,也害怕任凭他们呼喊、爱抚都得不到回应的沉寂。

  让刘英新感到担忧的还有妻子杜女士的精神状态,自从玮玮出事被送到医院,杜女士就没有离开过一步。呆呆地坐在重症监护室外边的长椅上,眼神只有病房方向有动静时才机械地投去。刚开始几天,杜女士还跟家人有些交流,一说话就是女儿,就是救命钱,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。

  “现在,想哭都没有泪了,都哭干了,也不说话了。”刘英新说,妻子就那样一整天一动不动坐在那里,雕塑一般,他真担心,长此以往妻子也会出现状况。

  “我真觉得自己没用,孩子躺在这里受这么大的罪,作为一个男人我却拿不出钱来给她看病。”刘英新说,一周以来,江苏省消保委正式约谈世纪佳缘、百合网等婚恋交,他真正感受到了命运的无常,幸与不幸原来只是在一瞬之间。事发前一天,他还带着女儿在济南四处游玩,让孩子在泉水旁边练习一段京剧,博得游人一片喝彩,连连称羡。现在,女儿却躺在病床上生死未卜。

  “不是心疼,是极度心疼,感觉心都要碎了,这不是得了什么病,要是需要器官,我的肾、我的肝、我的生命都可以给她,我恨不能代替她。”刘英新说,看到病床上的女儿他就一阵难受,无法静下心来做任何事情。

  但是,心疼归心疼,作为女儿的支柱,刘英新还要为女儿的苏醒、康复争取更多的机会,申请救助基金,四处找亲友借钱,这一切都要他去做。为了静下心来,刘英新换掉了原来手机屏幕上女儿的图片,尽量不去想女儿的伤势。可是,一静下来,他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翻看照片,看着看着就一阵心痛,不住地用手拍打着脑袋。16日上午,看着女儿的照片,诸多不顺心事涌上心头,刘英新一下瘫坐在地上,头疼欲裂,怎么也站不起来,整整躺了一天才有所好转。

  许多年来,刘英新夫妇把女儿看作唯一的希望,一切围着孩子转。两个人挣的钱除去玮玮的衣食住行花销和房租,基本上没有盈余。如今,玮玮头天的开颅手术就花去了3万多,每天都要1万多元的治疗费,至今已经花去了12万多元,这些钱大部分都是从亲朋好友那里借来的。现在,能借的朋友都借遍了,孩子的病情依旧没有好转,肇事司机只露了一面送来了1万多元,再问就说正在筹钱。未来怎么办,刘英新心里一点底都没有。

  “孩子付出了这么多,都还没有好好享受自己的好日子。”刘英新说,他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为孩子争取最好的治疗。至于治疗费,他觉得肇事司机有义务支付,即使他本人无力支付,其所在的酒厂也应该主动承担责任,垫付治疗费,毕竟事发时是工作时间,肇事司机也说事发时他正要去帮单位提货。同时,刘英新也希望社会爱心人士对他们伸出援手,帮帮这个陷入困境的家庭。